最近的思考

/ Life, Management

深夜11:40坐在同事的车里,右边的窗外是深圳湾公园。在某个瞬间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的团队已经有挺多人了。

在将近五年前的一篇blog里我写到:「我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交互设计师。」后来我似乎确实做到了。那时,我用设计思维解决问题,在理性与情感的天平中寻找平衡点,设计被数以亿计用户感受到的体验。我每天花大量时间推敲细节,对用户所有可能的行为进行沙盘推演,摆弄作品中每个控件的位置与反馈。临近评审时,提取出设计中的亮点以及小心思,表达对场景的看法,以及对未来的理解。

现在看来,让在场的人同意自己的方案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美好的一天很快就会过去。到了半夜,我很有可能会坐在兴盛路旁,吹着珠江的风,手边或许是一串 kebab 以及加盐酸奶。

噢,这些事情似乎就发生在昨天。

望向窗户,我看到他与几年前的样貌似乎差别不大,依然戴着木九十的圆眼睛,只是胡子多了点,脸上肉也多了不少。我能够清晰感觉到了的,可能只有他的内心想法,似乎正在经历一番重塑吧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这样就好

/ Design, Life

今天突然发现,不知不觉中,我的独立博客已建成快三年了。在这三年中,她的设计,除了一些 typography 上的微调外,完全没有任何改动。

最重要的是,我还是如此喜欢这样的设计,一如三年之前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从零到一,需要关注的执行重点

/ Product

现在聊聊从零到一做一款(互联网)产品,需要注意的重点。这些点,我看了很多相关的文章,很少有讲清楚的。趁大半夜的有空,简单列个几点。

1.一切方案以「可执行」为标准

写出来的东西定义不明确,拆分的不够细,规则模糊,东西扔给研发之后,人家满脑子都是问号。这是新人最常犯的错误。

举个栗子,假设某款应用有用户间评分的功能,后台需要一个列表监测那些连续被打差评的用户,看看是否存在恶意行为。于是有人在需求中写了这句:「若一个用户连续多次被打低分,则列入观察列表」。

看到这句我就很恼火。「连续」「多次」是什么意思?什么时间内?几次?中间有一次例外还算不算连续?「低分」又是什么意思?低于多少分是低分?是低于绝对值,还是整个系统平均值,还是别的什么值?这种东西就是写出来无法执行的,定义的不够细,写了跟没写一样。

这种细节缺失的背后是逻辑的不清晰和一种「总会有人帮我把事情想清楚」的懒惰,它们会在紧张的「从零到一」过程中产生非常多的无效沟通成本,浪费大量时间去解释、修改。

如果项目中的产品经理都这样,结果将是毁灭性的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讨厌喊话

/ Life

前几个月经常坐公司班车回家。

我下车的站是比较小众的站,经常只有我一人在那下车。

每次快到站的时候,我都得提心吊胆地把耳机摘掉,在摇摇晃晃的车里挪到前两排,等待司机用模糊的口音喊道:「有没有下?」 Continue Reading >>

如何看产品之:秘密

/ Product

其实我在写上一篇《如何看产品之:时间》的时候,陷入了非常纠结的境地,以至于断断续码了十来天才最终发表。而且,最终的内容,我也认为不甚完整。

究其原因,是因为很多「想法坟场」里的东西都是不能说的…… 斟酌来斟酌去,干脆一点也不写罢了。不过这也刚好触达了之前我想到的最后一个点:秘密。

支付宝为什么要做社交?微信里面埋了多少灰度功能?公诸于众的事往往价值有限,要了解事情发生的内原,就要发现秘密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如何看产品之:时间

/ Product

以前在看产品的时候,我也经常陷入一个误区:只以静态的角度,看当前的形态。然而,一个活着的产品,一定是经历了更迭,才形成了当前的形态。更迭中的来龙去脉,很有发掘的价值。

而且,当前的形态 ,也并不是产品的最终形态。毕竟,竞争环境和用户行为都有可能变化。还有就是要关注生命周期,不同阶段的产品目标也不太一样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一夜一梦

/ Life, Product

壹、

今早起床,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昨夜婉如一梦。

我说的是微信红包照片。据说,微信内部是欢呼雀跃的。

下午5:00第一波无限制的全量开放,提前两个小时就结束了。其实结束的原因很简单:朋友圈被毛玻璃攻陷了,这个功能的微观生命周期走到了终点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微信又炸了

/ Product

今天微信对红包照片功能进行了一轮「公测」,朋友圈已经炸啦!

我没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微信的很多第一次:

  • 第一次在基础产品层面对全量用户做运营活动;
  • 第一次在朋友圈中,对某些用户的名字、评论/点赞按钮使用了特殊颜色,做区分化处理;
  • 第一次在「查看大图」这样的重要界面的明显位置投放广告;
  • 第一次将红包用于用户间的有偿行为;
  • 别人的红包图片下的「N人看了照片」,第一次突破了朋友圈的「关系链封闭」原则;

今天的「公测」只到晚上八点,春节那会应该会更high。它能达到 Allen 的预期效果吗?按目前的节奏,有没有提前关闭的可能?它想要的最终形态是什么?这是不是意味着 Allenzhang 的思路有一些改变?

我也不知道,只能拭目以待…… Continue Reading >>

如何看产品之:价值链(下)

/ Business, Product

上一期简单讲了讲什么是价值链,以及互联网公司是如何优化价值链的。鉴于个人水平有限,要深入研究这个理论恐怕得去读个 MBA 了,在此也就不再多说。

这篇文章中,讲讲平时在咱们研究一个产品的过程中,能够从价值链的角度得到哪方面的启示。 Continue Reading >>

如何看产品之:价值链(上)

/ Business, Product

说来惭愧,我去年才第一次接触到价值链这个词,是在雕爷的《MBA教不了的创富课》(瞧这破书名起的)。

简单理解,价值链就是企业在创造利润的过程中,所需要的各种商业活动的环节。举个例子,如果你要开个咖啡店,你就需要考虑选址、原材料供应、设备、装修、产品、销售、品牌、员工培训等环节。所谓定位,表现在执行上,就是在价值链的不同环节采用不同的策略,形成不同的模式。例如:漫咖啡的策略是租用面积超大的店面,提供非常多的座位,而地段就不需要太好,对翻台率的敏感也会降低;而另一个品牌,星巴克,则是在自然流量密集的地段选址,店面较小,同时把翻台率做到极限。这两种模式,核算下来都有利润可赚,但在成本收益比、流转率上会有所差别。

新产品对价值链的优化,其实就是两件事:节省成本(优化或简化已有价值链)、发现新利润(延长价值链创造新的节点)。 Continue Reading >>